劉傑

  錢凌雲
  央廣網上海5月3日消息(記者沈靜文)據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這兩天,有兩名90後的消防員被我們知曉,他們是來自上海徐匯消防支隊關港中隊的劉傑和錢凌雲,就在5月1號的下午,在一場高層居民樓的突發火災中,兩名年輕的消防員從13樓墜落犧牲,墜落瞬間,兩位消防員手拉著手,據瞭解,沒有居民傷亡的報告。那麼,事故究竟是如何發生的?
  這段視頻拍攝於上海徐匯區龍吳路發生火災的居民樓對面。畫面鎖定濃煙滾滾的居民樓13層,驚叫聲響起時,劉傑和錢凌雲被轟燃和熱氣浪產生的巨大推力推出窗外。在生命的最後時刻,他們緊緊抓住了對方。他們生前所在中隊“消一班”的指導員高乃航說,從接警到犧牲,僅僅十多分鐘;這一天,距離錢凌雲的19歲生日,剛剛過去半年。
  高乃航:現在這個火災事故的調查還在進行當中,這個結果還沒出來。當時我們2點07分的時候接警出動,2點09分的時候到達事故現場,到場之後老百姓就跟我們說上面著火的1301室住的人蠻多的,可能有人員被困。當我們按照戰鬥部署展開的時候,大概是14點16分,破拆防盜門的過程當中突然發生轟燃,由於巨大的熱浪和濃煙,把我們的兩名戰士推到窗口,他們重心不穩導致跌落。
  記者:在你們平時執行任務時,您剛剛說的“轟燃”是比較常見的現象嗎?
  高乃航:不是非常常見,要多方麵條件滿足了才會發生。
  記者:咱們進去之前都是不知道的對吧?
  高乃航:基本上,對。
  錢凌雲的最後一條微博發佈於4月15號晚上10點14分,他寫:“這一年真的不容易,還有大半年!堅持住呀”。高乃航說,這個還不滿20歲的少年,原本為自己兩年義務兵役後的生活,畫好了美好藍圖。
  高乃航:他自己選擇服役兩年義務兵之後離開部隊,然後打算是到地方上去參加人民警察考試,繼續在我們紀律部隊為人民服務,他是這麼打算的。
  網絡世界里的錢凌雲,和同齡人沒有什麼差別。他用微博,也用手機K歌軟件“唱吧”。2012年12月,錢凌雲正式入伍,也是在這個月,他唱了這首《再見》,也許在告別一個可愛的姑娘,也許在告別曾經的自己。
  劉傑和錢凌雲在高空拉手下墜的照片已經在無數人的顯示器上定格,有人把它命名為“兄弟,拉住我的手”。除了另一名受傷的戰友,“消一班”的剩餘7人已在接受心理救濟。全班10人,有十餘年的老兵,也有入伍不久的新兵,說到“死亡”二字,指導員高乃航幾次停頓。
  高乃航:可能在戰友之間有時候會說起這個東西,但跟家人,基本上都是報喜不報憂的。比如訓練過程中、出警過程中一點小傷小病,基本上都不會跟家裡人說的,害怕一個是父母、一個是妻兒的擔心。但是平時私下交流,大家心裡面都會有一絲一毫畏懼擔心的心理,就擔心萬一哪天這個事情發生在自己身上,但是當真正面對災害現場的時候,依然義無反顧地向前沖。
  “我一直都在流浪,可我不曾見過海洋”,這也是錢凌雲津津樂道的一句歌詞。就在這首歌里,還有另一句詞是,“沒有夢想,何必遠方”。
  其實,不僅僅是在上海,這幾年裡,“消防員犧牲”的新聞出現在多個城市。悼念逝者的同時,更多人在反思,高樓林立、人口密集的大城市,是否已經成為高危火災的溫床?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坦承,高樓確實增加了消防員工作的難度繫數。
  業內人士:樓越來越高,肯定是會給火災撲救造成一定的困難,因為以北京來說,現在全北京最高的雲梯車也就100多米,但是咱們的樓要高。如果高層著火的話,撲救起來會非常困難。包括群租房,本來一個房間可能規定就住一戶人,但是你將它私自打上隔斷,好幾戶人同時住在這個房間,會增加消防安全隱患。
  但這位業內人士也坦誠,“高樓”並不是火災隱患的重點,住在高樓中、缺乏消防意識的人,才是火災隱患的關鍵。
  業內人士:其實如果住在高層的話,人員的管理特別規範、消防設施特別完備,人員的整個消防意識也特別高的話,其實住在高層沒有什麼大的風險。像北京這麼多高層。住在人員聚集場所也是這麼個情況,群租房的話,安全隱患會比較多,第一它涉及到逃生的問題,一著火,群租房人員特別多,逃生就造成一定困難。第二,可燃物堆積會形成火災隱患,很容易釀成火災。提高全民消防安全意識是預防火災發生非常重要的因素。  (原標題:上海兩90後消防員救火犧牲 墜樓瞬間手拉著手)
創作者介紹

家事清潔管理

dk13dkzl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