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廣網北京7月28日消息(記者周益帆 實習記者鄔彤)據中國之聲《新聞晚高峰》報道,近日,多位黑龍江、四預防癌症川等地的基層醫務工作者向中國之聲反映,為完成上級衛生部門制定的建檔率,當地居民健康檔案存在各種各樣的造假情況。作為新醫改後的一項重要惠民工程,居民健康檔案為何變味兒?相關工作如何能繼續推進?
  在黑龍江綏化北林區董醫生髮來的圖片上,當地紙質版的居民檔案整整齊齊被裝進藍新成屋色的盒子里,按編號排好但這些耗費了財力精力建好的健康檔案,這樣被鎖進柜子里,常年不見天日。
  這些檔案被基層醫生們稱為“死檔”,意思是:雖然初步填寫了信息,但是這些資料卻不會在病住商不動產人就診時使用或再更新。
  黑龍江雙城市李醫好房網生:這個檔案更新起來我們一直存在一些問題,很難對這個居民的這個動態的健康狀態進行這個實時的跟蹤,或者起到一個指導性的一個作用。
  原本“醫生可以隨時隨隨身碟地提取有關信息,快速全面的瞭解情況作出為診斷”的良好願景落空,原因有很多,居民配合度、建檔率硬杠、經費的來源,醫生的人手、都是問題。
  多位被採訪的基層醫務工作者說,造假,不是他們所情願的。
  四川自貢李醫生:當年我們記得天很熱,就像這邊,天氣特熱吧,然後我們還想著每一天早上出去,出去居民家裡,實地到家裡去做這個健康檔案,實地測量身高啊、他的體重啊這些東西,還有一些血壓的這些東西。結果沒想到,還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開會衛生院院長批評我們,說我們進度太慢了,什麼有的地方人家早已經搞完了,我們這樣搞不行。結果我們一瞭解,別的地方全是造假,坐在家裡面搞。既然院長罵了我們,我們也只能夠造假了吧,然後大家就都在自己家裡搞了。
  李醫生說,即使是堅持隨訪,被居民質疑,也是常有的事:
  李醫生:很多時候老百姓根本不知道這個健康檔案是什麼東西,它宣傳力度不夠。老百姓在電話里是怎麼講的,你怎麼知道我的電話,誰告訴你的,你怎麼知道我這兒的電話?做什麼檢查,你這檢查就是騙人的。
  另一方面,流動人口多、基層醫務工作者人手緊缺,也成為檔案建立和更新難題。而更關鍵的是經費。儘管每個地區都會從財政中撥付一些費用,但是顯然是不夠的。
  廣州天河區棠下街社區衛生服務中心醫生:按這裡常住人口算是40塊錢,包括什麼呢,包括體檢,包括宣傳教育,包括打預防針、預防免疫,還有什麼腫瘤、結核這些,加起來總共是40塊錢,好像我們給那些老人家如果每個人都體檢,體檢費就200了成本,哪裡夠啊,每個人都體檢那要虧死了。
  在黑龍江,儘管2012年省人均公共衛生服務經費補助標準為25元,但記者拿到的綏化北林區一家鄉鎮醫院對村一級醫療機構的補償明細表上,2012年健康檔案每人只補貼2毛4。綏化北林區的一位董醫生,以轄區居民2000為例,算了一筆賬:
  董醫生:以兩千份這個紙質檔案為例,要耗費一臺血壓計,就是你成天走,成天給人試血壓,肯定要費的;體溫表,一臺身高體重秤,體重秤,兩張視力表,200支圓珠筆,這是所需要耗費的東西。然後需要交通費,大概得2000元左右,總體就需要2410元。那電子版呢,以兩千人為例,每天輸入30人至40人,大概兩個月左右就能完成,需要耗費150度電,需要電費76元,加在一起總計2486元。如果要是有些村沒聯網的,要上網吧去輸去,網吧的包間是每天10元,交通費也得15元,就需要1500元,總計要耗費3910元。然後我們到2012年年底就收到了500元左右的經費,這樣我們衛生所要賠付1986到3410元。
  對此,廣東藥學院附屬第一醫院內分泌科主任周昭遠說,居民健康檔案的建立對於長期的醫療建設特別是對慢性病患者的醫治,是非常有好處的,但是,建立真實且不斷更新的檔案,是這一切實現的前提,廣東省衛計委巡視員廖新波表示,要想回到正軌,最關鍵的是應該放棄追求效率優先 :
  廖新波:大家對建健康檔案的認識不足,這樣的一種形式主義我覺得就是造成後來的一種結果。我們不要急,我們有多少,做多少,這樣的一種實事求是的態度,才可以使我們的檔案真正有用。
(原標題:多地居民健康檔案涉嫌造假 包網吧突擊建檔應對檢查)
(編輯:SN117)
創作者介紹

家事清潔管理

dk13dkzl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